将军在上我在下
夜间A+A-

最新网址:kanshujun.cc

下载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终生免费,永无视频广告!

梦想成真

〔?♂書♂君-最新网址:m.kanshujun.cc♂〕    郡王要赌,就要赌到他高兴为止。

    夏玉瑾兴尽收手时,长盛赌坊赌共输了十二万三千八百两银子,还赔上陆爷的一条胳膊。遗憾的是,赌局结束后,叶昭派兵查抄了整个赌坊,将桌椅砸得稀烂,只搜出一万两千两百三十四两银子,还有几件古董和大堆零碎铜板。

    陆爷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被大刀逼着在欠条上签名,并按了血指印。

    夏玉瑾拿着古董左看看右看看,鄙夷地教育道:“都是不值钱的玩意,这张李白年的画作还是赝品,没想到你这家伙水平不行,品德不行,连眼光都不行,以后要多多学习啊……你摆那么委屈的脸给谁看?本王教训你还教训错了吗?”

    叶昭敲了敲陆爷的脑袋,朝他微微眯起眼。

    陆爷赶紧红着眼睛爬过来,哀求道:“是……郡王教训得是……小人无良,小人无德,小人有眼不识泰山……”

    “算了,你都承认错误了,本王心胸开阔,不是那种无理取闹的恶徒,哪会将你的小小得罪放在心上呢?”夏玉瑾从全场唯一完好的长凳上站起,伸了个懒腰,拿起欠条检查清楚,很大度地将几件不值钱的古董丢回去,挥手道,“就这样算了,虽然是他拒赌耍无赖,咱们也要得饶人处且饶人,别让人以为我们仗势欺人。”

    叶昭收回刀,淡淡道:“也是。”

    夏玉瑾满意拍拍他脑袋,长长叹了口气,温柔安慰:“别难过,赌场上输赢是常有的事,这点钱给你拿回去东山再起,天大事都没有过不去的坎,千万别伤心过度自寻短见,秦河很冷的。”

    天下还有比他更贱的家伙吗?

    陆爷气急攻心,生生呕出一口血。

    夏玉瑾大摇大摆地班师回朝,连看都不看地上的烂泥一眼,走到门口,他先把铜钱和碎银散给在门口看热闹的街坊百姓,又拿出张两百两给叶昭带来的亲兵们买茶喝,自己则一头钻入舆轿,还没坐稳,叶昭就跟着进来,还很不客气地朝他伸出手掌:“我的辛苦费呢?”

    “就你这点德性!还将军呢!”夏玉瑾一巴掌把她狠狠拍回去,从银票里抽出两千两,递给随身侍候的安康道,“先去老高家,把银票私下塞给他,买五斤羊肉和五斤羊筋……然后再带人去告诉他,说老子吃他做的肉闹了肚子,再把他的破店砸一轮,随便抽他两个耳光,把他全家赶出上京,告诉他还敢回来就见一次打一次!”

    安康会意,带人办事。

    叶昭沉默了一会道:“你这样一闹,祈王可能不会那么快联想到你和老高的朋友关系,但他不是蠢人,很快就会回过神来,又追不到老高,怕是会将所有愤怒都发泄到你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赌个钱而已,自个儿养的狗不争气,他能把我怎样?老实说,圣上自两年前发狠把我揍了二十大板后,被太后骂了半个时辰,死心了,只要我没闹出大事,他就不管,人家没把我闹出大事,他也不管……”夏玉瑾郁闷地说,“所以那群混账才敢当面损我。”

    叶昭忍不住问:“祈王真找你算账怎么办?”

    夏玉瑾贼兮兮地笑道,“怕什么?当今圣上是皇太后所出,和我爹是同胞兄弟,感情一直很深厚。祈王若是把账算太狠了,我就装出可怜样,去找太后告状,太后哪能不帮嫡亲的孙子出头?”他见叶昭在低头思索,犹豫片刻,随手拿张红纸,将欠条包起来,交给长随道:“算了,做人留点余地,我也怕他气得打我闷棍。你将这个礼单送给祈王,就说是侄子给他小妾的新生女儿的满月酒礼,不必还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你这点德性!还郡王呢!”叶昭听得笑了起来,然后正经八百地说:“放心,他若敢打你闷棍,我便打他全家闷棍。只是你手上赌赢的这笔钱,是留不得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又不是傻瓜,”夏玉瑾应道,“过些日子是太后六十大寿,国库空虚,圣上正发愁呢,我现在就给他送点银子去表表孝心。顺便去陪太后聊聊天,讲讲坑人赌坊倒霉的故事,逗她老人家高兴高兴。”

    叶昭搭上他肩膀:“喂,你到底是怎么作弊赢钱的?趁现在无人,说给我听听。”

    “老子的独家秘笈,怎能外传?”夏玉瑾推她的手,推了几把都推不动,便胡扯道,“我听得见骰子神仙说话,是他告诉我几点的。”

    叶昭道:“是听骰?谁教你的?”

    夏玉瑾愤愤道:“我自学的。”

    叶昭摇头:“这玩意就算有天赋,也要一二十年苦练,看不出你还有这个毅力。

    夏玉瑾愤愤道:“谁要学了?我是天生体寒,四岁时又不慎落入冰水,导致病情恶化,出不得大门,在院子里整整给关了十四年,屁事都不准干,无聊得可以淡出个鸟来,除了玩玩骰子,还能干什么?自己左手和右手玩,玩多了,什么都琢磨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他从懂事起,身体就很虚弱,有时候站在花园里走两步,给风吹一吹,都会莫名其妙地晕下去。屋子里没断过药香,黄胡子的、白胡子的、没胡子的大夫看了不知多少,大家都说他活不过十八岁。安太妃几乎哭断了肠子,将他当水晶人儿般养在深宅里,不敢让他伤神,不敢让他劳心,唯恐碰一下就会碎掉。

    他不需要读书,反正读了也白读。

    他不需要练字,反正练了也白练。

    任何本事放在一个随时会死的人身上,都太奢侈。

    无论学得再多再好,过不了几年,统统都会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有时候偷偷听小厮和丫鬟们说起外面的世界,十里秦河,奢华无边,引人遐想。有时候靠在院门,听外面货郎欢乐的吆喝声,吵闹声,马蹄声,是那么的鲜明。有时候拿着书本翻看,里面有万里山河,草原大漠,美景如画。

    他看见的只有四面围墙,一面蓝天,上面变幻着几朵白云。

    有时候会像猴子,有时候像百灵鸟,有时候像骏马……

    可是伸出手,全部都碰不到。

    十四岁那年,蛮金入侵,漠北被屠。

    消息传来,上京的宗室贵族一片混乱。

    他趁守卫松懈,改了装束,悄悄地溜了出去。他像个傻子似地站在大街上,好奇地看着眼前的一切,耍着猴戏的大叔敲着锣鼓过去,背着糖葫芦的汉子一路吆喝,样样都是那么新奇有趣,生命的色彩浓郁得仿佛要跳动起来,怎么看都看不够。

    他胡乱走着,酒里有说书先生在口沫横飞地说叶昭将军的故事,他驻足聆听。

    “叶将军年仅十六,却天资过人,统帅进退有道,堪比前朝卫大将军。他长相威武,身高九尺,持一百二十斤的宣花板斧,骑着白云马,端得是万夫不敌之勇,他亲任先锋,冲入敌阵,朝来将大喝一声,横斧砍去,无人能挡……连反应都没有,脑袋便掉了下地。当真是男人中的真男人,英雄中的真英雄!”

    天下有那么厉害的男人吗?

    他坐在旁边听入了迷。

    明明两人差不多大,他已是纵横天下的将军,他却是关在宅子里的废物。

    心里有点羡慕,有些不甘,有点嫉妒,有点无奈。

    评书没有说完,离家计划没有成功。

    他被当女孩调戏了。

    他晕倒了。

    他被送回家了。

    安太妃坐在他床头,整整哭了一天。

    他默默地躺着,默默地听着,默默地祈祷……

    “如果能有奇迹,让病情好起来,就让我变成和叶昭一样威风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梦想啊梦想……

    “喂?”叶昭很爷们地敲敲他肩膀,大大咧咧地问,“你在走什么神?”

    曾经仰慕的男人变成自己媳妇。

    夏玉瑾忽然有泪流的冲动。

    他是要做将军,而不是娶将军回家啊!

    干!老天你耳背了吗?!

    〔?♂書♂君-最新网址:m.kanshujun.cc♂〕

不想错过《将军在上我在下》更新?安装看书君专用APP,作者更新立即推送!终生免费,永无广告!

放弃 立即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