将军在上我在下
夜间A+A-

最新网址:kanshujun.cc

下载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终生免费,永无视频广告!

夫唱妇随

〔?♂書♂君-最新网址:m.kanshujun.cc♂〕    赌坊都养着十来号打手,负责将闹事的家伙拖去暗巷进行教育。

    陆爷怎么也想不起自己是什么时候得罪了这个小祖宗,又见他漂亮脸蛋上都是沾沾自喜,只恨不得叫人来将他千刀万剐,丢入护城河喂鱼。

    夏玉瑾察觉了他的杀气,抬起头,诧异地问:“怎么?你想打我?”

    陆爷用了全身的气力才将“不敢”两个字憋出喉咙。

    “区区一介平民,谅你也不敢打本郡王,想以下犯上,满门抄斩不成?”夏玉瑾继续欢快地数钱,还让人将几张小额银票换成碎银,发给在场众人,“来,给大家沾点喜气。”

    陆爷看他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,觉得心口的愤怒就像放熔炉上淬炼的钢水,随时都能喷出来,他努力地憋啊憋,几乎憋成了王八,这才顺了好几口气,再走过去附耳小声问:“郡王,给点面子,你可知这座赌坊幕后的老板……”

    “咦?说话也不大声点!”夏玉瑾回过头,对着他大声叫道,“你说这座乌烟瘴气的赌坊的主人是谁?!算了,想想也知道,开这种店铺的家伙肯定不是善男信女。”

    大秦国,如无特批,是禁止皇亲贵族和官员经商的,但几乎所有官员私下都会各出奇谋,或是与人合伙,或是找表亲戚挂靠名字等方式进行商业活动,由于法不责众,所以就算发现了,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不去理会。

    青赌坊是来钱最快的生意,也是名声最差的生意。

    光脚的不怕穿鞋的。

    夏玉瑾可以不要脸,祈王却是要脸的。

    私下开赌坊这事,若在众目睽睽之下嚷出来,便搪塞包庇不下去了,不但要受圣上处罚,对声誉和前途也影响颇大。他目前颇受朝廷器重,哪能自毁名声?。夏玉瑾却是声誉烂到极点的家伙,功名利禄统统不在乎,就算圣上把他抓回去痛骂,罚几年俸禄,软禁段时间,对他都是不痛不痒,因为他始终流的是皇室血脉,深得太后喜爱,没犯十恶不赦之罪,都不会被狠罚。

    祈王吃了大亏,又不能当面下狠手收拾南平郡王,只会把气都撒到赌坊管事人的头上去。

    真他妈的该死,比无赖更混账的是有身份的无赖。

    陆爷在心里暗骂几句,又硬生生把“祈王”两个字压回喉咙。

    夏玉瑾却誓不罢休地追问,“这赌坊是谁的?!我倒想知道幕后这没脸没皮的家伙是谁?该不会是哪个贵族官员?!”他想了想,摇头道,“肯定不会是的!太后说赌场都是害百姓的玩意,我平日里多逛几次,都被她说半天。哪里会有王亲贵族或朝廷命官敢逆太后的逆鳞开赌坊啊?!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就算全上京都知道,所有的赌坊青的后台都是这些人!也只会私下嚷嚷,没人敢到处乱说。

    陆爷心里憋屈得要命,却不能当众说出事实真相,又耐不住夏玉瑾不停逼问,只好回答:“赌坊是小人开的。”

    夏玉瑾“恍然大悟”道:“料想也是你这种小人。”

    陆爷给他骂得面红脖子粗,拳头握了又握,就是不敢真的砸下去。

    夏玉瑾数完钱,敲着桌子道:“来!继续赌,本王今天手气好!”

    陆爷含恨道:“今日陆某认栽,山水有相逢,这九千多两银子就算送给郡王了,还请高抬贵手。”

    夏玉瑾丝毫不给面子,斥道:“你是什么低贱身份?有什么资格与我相逢?我堂堂正正赢来的银子,还需你送?”他软硬不吃,赖在椅子上不动,身后还有无数打算跟着他下注的赌徒,吆喝着要开场翻本。

    陆爷思索许久,心生一计,召来打手和伙计,当场宣布:“今日赌坊歇业!请大家散去,下次再来!”

    打手会意,开始吆喝着赶人,众人虽万分不愿,也只能骂骂咧咧地退去,很快便只留下夏玉瑾与他带来的几个小厮在空荡荡的赌坊内。陆爷朝他们咬牙切齿地冷笑一下,抱拳行了个礼:“郡王身体不好,想在小人的赌场休息,小人便派人好好侍候,等郡王休息够了,想什么时候走,就什么时候走。”说完他示意打手留下盯着,自己大步流星朝门外走去,决心要躲几天瘟神。

    九千多两银子,和预想中也差不多了,大不了改日再来,慢慢闹得他关门歇业为止。

    夏玉瑾对这个结果还不算很满意,也只好收起银票,准备起身离去。

    忽然,门外传来一阵风声。

    陆爷像个麻袋似地从半空中掠过,狠狠落在夏玉瑾面前的赌桌上,砸出个大窟窿。

    “混蛋!”带着杀气的声音,如带血尖刃般,让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叶昭穿着一袭红色劲装,手按宝刀,带着二十多个亲兵将赌坊团团包围,然后缓缓踏入,她先凌厉地扫了眼周围,再朝夏玉瑾点点头,最后将目光锁定在陆爷身上,不容置疑道:“继续赌!”

    夏玉瑾看清形势,大喜过望,赶紧又坐了回去。

    陆爷挣扎着爬起来,叫道:“你堂堂天下兵马大将军,居然敢欺压百姓!老子去告你一状!”

    叶昭走过去,再次踹翻,踩住他的脊梁,一边慢慢用力,一边漫不经心地解释:“我男人让你赌,你便得赌。”

    夏玉瑾会意,拍掌笑道:“你不知君为臣纲、父为子纲、夫为妻纲吗?我让你赌,她若是贤惠,自然得抓你来赌,若是不听话,看老子不休了她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叶昭多踹了地上的家伙两脚,腕骨断裂的声音在沉静的空气中显得有些刺耳,再淡淡地补充道,“以夫为纲,他难得吩咐我做事,我也不好仗着自己的官名,公然违抗的。”

    夏玉瑾负手,感叹:“看,这就是夫唱妇随啊!”

    “随……随你妈的……”陆爷痛得全身抽搐,他还想硬嘴几句,猛地想起活阎王凶名,赶紧闭上眼睛,试图装死。

    叶昭用刀柄戳了戳他,问:“他不赌怎么办?”

    夏玉瑾果断道:“把你的本事拿出来,继续揍他娘的!”

    叶昭弯下腰,“好心”问:“喂,你究竟赌不赌?听见我男人的交代了吗?别担心,让人生不如死的方法,我至少知道一百种。”

    〔?♂書♂君-最新网址:m.kanshujun.cc♂〕

不想错过《将军在上我在下》更新?安装看书君专用APP,作者更新立即推送!终生免费,永无广告!

放弃 立即下载